寫情書_表白情書大全_情話大全浪漫情話_情書怎么寫_三行情書范文_甜言蜜語肉麻情話背景圖

情書大全

當前位置:主頁 > 情書大全 >

愛情天梯的故事

來源:情書網時間:2020-12-17 11:10瀏覽:
  愛情天梯是一個真實的愛情故事。這個故事發生在重慶。50年前,重慶市江津中山古鎮村民劉國江和比他大10歲的寡婦徐朝清相愛,為了躲避世人的流言蜚語,他們攜手私奔至海拔1500米的深山老林。為讓徐朝清出行安全,劉國江一輩子都忙著在懸崖峭壁上鑿石梯通向外界,如今已有6000多級,被稱為“愛情天梯”。
  
  50光陰,半個世紀一步一步的開鑿,鑿好了一個6000多級的愛情天梯。不為別的,只是四個字,因為愛情!愛情天梯的主人翁雖然不在了(2007年12月18日,男主人劉國江老人去世;2012年10月30日21時58分,徐朝清老人去世。),但是那愛情天梯還在,所以親愛的,請你相信,這個世界一定還有一見鐘情,一定還有相濡以沫。
  
  那一天,鞭炮聲聲,嗩吶陣陣,她乘坐一頂大花轎來到村前,他正和一群頑童在村中嬉戲,見了花轎便尾隨其后,因為,幾天前,他磕斷了門牙。山村有個習俗,掉了門牙的孩子只要讓新娘子摸一摸嘴巴,新牙就會長出來,他便迫切希望這位新娘子能讓他的牙得以新生。
  
  他的伯娘抱他到轎子前,新娘子從轎子里一伸,如蔥如蘭的手指便放在他的嘴里,他忍不住流了口水,緊張地一吸,卻咬住了她的手指,只見轎簾被她一掀,小國江仰頭發現,仙女般的新娘子正含嗔帶怒盯著自己!轎子走遠了,小國江還站在原地發呆……
  
  那一年,他6歲,她16歲。他只聽見噗噗的心跳聲,也聽見旁邊的大嫂戲謔:“發啥子癲,你長大了也要找這么漂亮的媳婦。”
  
  “那一夜,我聽了一宿梵唱,不為參悟,只為尋你的一絲氣息。 那一月,我轉過所有經輪,不為超度,只為觸摸你的指紋。 那一年,我磕長頭擁抱塵埃,不為朝佛,只為貼著了你的溫暖。 那一世,我翻遍十萬大山,不為修來世,只為路中能與你相遇。 那一瞬,我飛升成仙,不為長生,只為佑你平安喜樂……”
  
  從此,不管誰開玩笑問他長大要娶什么樣的媳婦,他總是認真地說:“就想徐姑姑那樣的人兒!”
  
  徐姑姑從此便是那位印在他心上的新娘子。但直到他長成一個帥小伙,他也只敢用余光看她,在他心中,她是那樣的尊貴只覺得只要稍微正眼看她一下就會臟了她。
  
  而她13歲歡喜(指定親),16歲交代(指嫁人),26歲卻因丈夫患急性腦膜炎去世而成了寡婦。
  
  婆家說她克夫,于是她獨自帶著4個孩子,沒吃的 ,就背著孩子到山上拾野生菌,一斤3分錢的鹽買不起,她就編草鞋賣,一雙賣5分錢。
  
  16歲的他看在眼上急在心上,想幫她,又怕被拒絕,被別人笑話,直到那天,她和孩子掉進河里,他跳進河里救起了她們母子,才第一次正眼看她。之后就經常主動的幫她擔水,砍柴,照應家務。如此4年,互相的眼光漸漸有了別樣的情愫。
  
  然而,她不但比他大整整10歲,還是個帶著4個孩子的寡婦,閑言碎語如同一張無形的大網緊緊地籠罩在“大逆不道”的他們頭上。他們喘口氣的力氣都快沒有了。于是,1956年8月一天早上,村里人發現她和4個孩子突然失蹤了,同時失蹤的還有19歲的他。
  
  40多年后,2001年的中秋,一隊戶外旅行社在原始森林探險時發現罕無人跡的高山深處竟然住著兩位老人。
  
  他們仿佛生活在刀耕火種的原始社會,點的是他親手做的煤油燈,住的是簡陋的泥房。而以前沒有泥房子時住的是山洞。在自己開墾的田地上耕種,自給自足。他們就是幾十年前失蹤的他和她。
  
  有一家電視臺想邀請他們參加七夕晚會,他擔心妻子的身體,獨自下山參加晚會,當主持人介紹完愛情天梯的故事后,請他上臺講話,當主持人問,你現在想跟觀眾朋友門說什么的時候,他脫口而出的是:"我想回家”,頓時全場數千觀眾都愣住了,然后又說了一句:我怕猴子來偷我的包谷“,事后劉國江說,其實他回家的真實原因是,他擔心她,而不是猴子,只不過當時不好意思說。
  
  兩位老人生活的山頂整整50年,鐵銑鑿爛了20多把,這都是他一手一手鑿出了6000多級的階梯,每一級的臺階都不會長出青苔,因為只要下雨過后他都會用手搽過,這樣一來就不會滑……
  
  這6000多級的石階被人們稱為“愛情天梯”。而他,也從一個年輕人變成了一個白發老翁。
  
  這并不是賺取眼淚虛構的故事。他,叫劉國江,她,叫徐朝清,他們住了50年的是重慶市中山鎮一座叫半坡頭的高山。
  
  6000級的階梯,就是鑿入大山的愛的刻度。50光陰,半個世紀一步一步的開鑿,鑿好了一個6000多級的愛情天梯。不為別的,只是四個字,因為愛情!為愛筑路半世紀。從小伙子修成了老頭子。
  
  半坡頭在高灘村背后的深山中,和村上原本只有一條荊棘叢生的小路相連,當年他們就是由這條路上的山。
  
  怕老伴出行摔跟斗,劉國江從上山那年起,便開始在崎嶇的山崖和千年古藤間一鑿一鑿地開造他們的愛情天梯。
  
  每到農閑,劉國江就拿著鐵釬榔頭、帶著幾個煮熟的洋芋一早出門。先在頑石上打洞,然后站上去,在絕壁上用泥土、木頭或石板筑階梯。餓了,啃幾個洋芋;渴了,喝幾口山泉。
  
  經由小伙子變成了老頭子,鐵釬鑿爛20多根,雖然老伴自上山后就沒出去過幾次,現在下山的時候更是越來越少,但他仍在青山白云間執著地鑿著,一鑿就是半個世紀。
  
  “我心疼,可他總是說,路修好了,我出山就方便了。其實,我一輩子也沒出山幾次。”摸著老伴手上的老繭,徐朝清眼里流出了淚水。
  
  “我還能動!”劉國江伸手為老伴擦去淚水。兩人旁若無人地互相心疼著,沉浸在他們的二人世界里,似乎忘了有外人在場。
  
  “家務事怎么分工?”記者極不情愿打斷他們。“我不會讓她干重活,她年紀比我大,洗腳水都是我給她打。”劉國江說。
  
  “我們兩個一天也分不開。”徐朝清說,50年來,劉國江從來沒將她一人留在家里過夜。他們從沒到過江津縣城,就算中山鎮,劉國江也只去過幾次。
  
  不管誰有事出山,另一個準會在天黑前來到山下的獨木橋等候,等心愛的人一起爬上愛情天梯回家——橋那頭便是“凡人”的世界,他們沒事從不過橋。
  
  恩愛夫妻最后心愿百年之后合葬大山中
  
  半個世紀過去了,二老的結婚證早已被蟲蛀爛,當年的閑言碎語也煙消云散,但二老仍不愿下山。村里一名叫鄒家明的長者告訴記者:“恁多年了,沒人說啥子了。當年別人說三道四,他們就不曉得跑到哪去了,前幾年才聽說在半坡頭上,那山恁高,又有老虎,我都沒去過。”
  
  二老的女兒們早已嫁出大山,兒子們也出山當了倒插門女婿。因為兒女在山外,老兩口近年來與外界接觸多了些,但他們仍不喜歡外面的世界。住在山腳下的三兒劉明生有空就會上山幫父母干點力氣活。“我多次讓他們下山住,可他們說習慣了山上的生活。”
  
  “她年紀大點,我能照顧她多久就多久。”劉國江說,他們二人約好,誰先走了,另一個就將其葬在山上,然后下山和兒子住,死后要運上山和老伴合葬。“娃兒大了,除了對方,沒得啥放不下的,死了能一起葬在這山上就行。”
  
  只是看見了一眼,為這守候了十年,不害怕別人的閑言語,私奔到了深山。50光陰,半個世紀的開鑿,一步一步,所以鑿好了一個6000多級的愛情天梯。不為別的,只是四個字,因為愛情!愛情天梯的主人翁不在了,但是那愛情天梯還在,所以親愛的,請你相信,這個世界一定還有一見鐘情,一定還有相濡以沫。親愛的,看過后,請相信真愛,相信愛情!
澳洲10是哪个国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