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情書_表白情書大全_情話大全浪漫情話_情書怎么寫_三行情書范文_甜言蜜語肉麻情話背景圖

情書大全

當前位置:主頁 > 情書大全 >

最美的情書

來源:情書網時間:2020-12-21 11:05瀏覽:
  林依人和她的名字一點都不配。她一點都不依人,而且是個胖子。
  
  那年我15歲,上高一。班主任經常會冷不丁地出現在后門,從貓眼里偷看我們。我被慫恿著去用彩色膠帶封住貓眼,班主任生氣地盤查起來,幾個沒良心的朋友立刻就出賣了我。
  
  班主任大發雷霆,說:“你們幾個混世魔王,影響其他同學學習,就把你們放到最后一排。下星期換位置。我親自來排!”
  
  幾天以后,我看到了我的同桌林依人,頓覺人生無趣。
  
  班上的女生大部分很瘦,頂多也是微胖,林依人就成了班上最胖的女生。
  
  她的臉不大,但是身上結結實實的都是肉。她土得像20世紀七八十年代的女生,打扮得像一個中年婦女。
  
  頭發永遠扎成馬尾或盤在頭上,整個夏天就幾件T恤換來換去地穿,也從來沒有穿過短褲,都是大地色系的休閑褲和牛仔褲。冬天裹上棉襖或者羽絨服,更像一個球。
  
  就算本來很青春的打扮,放到林依人身上,就完全是另一副模樣。
  
  衣服永遠是繃在身上,跑步的時候都邁不開步子,身上的肉跟著一步一晃。
  
  我們幾乎不說話,即使說話也是問句。比如,老師剛剛來過沒有,講的哪一頁,這章已經學過了嗎……
  
  我的心里滿滿都是許言言。
  
  許言言是一個特別好看的女生,她眼睛不大,笑起來的時候眼睛彎彎的、亮晶晶的,鼻子也小巧,唇紅齒白。
  
  看電視劇的時候,我常把主角想象成我和許言言,而當我想象完,把目光撤回來看到旁邊的林依人時,頓時就覺得不寒而栗。
  
  場景還是那個場景,但是如果把主角換成林依人的話,就從偶像劇變成恐怖片了。
  
  我搖了搖頭,拿起筆亂寫亂畫,突然有人喊我的名字,一抬頭,英語老師正盯著我:“李哲,東張西望的,干什么呢?你的作業呢?”
  
  “我忘在家里了。”
  
  這種招數我用了很多次,原以為老師會說下次帶來,但是英語老師說:“給你10分鐘,回去拿吧。”
  
  于是我只能說好像帶了,然后開始假裝一本一本地翻,世界末日!就在這時,林依人出現了,她說:“我這里有一份草稿,你要嗎?”
  
  我猛地點頭,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英語老師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地放了我一馬。
  
  從這之后,我每天到學校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她的作業,抄在自己的本子上,到后來我說:“要不你幫我做一下?”
  
  林依人面露難色,但是不知為何還是答應了下來。她自己的作業筆跡工整,沒有一個錯別字。給我寫的作業卻字跡潦草,龍飛鳳舞,居然沒讓老師看出破綻。
  
  林依人最好的一點是沉默。因為沉默,她不會問我不想回答的問題,也不會一直跟我聊八卦。因此在和她同桌的一年時間里,我對她的了解只是她的名字和排在中上的成績,以及好像永遠都掉不下來的體重。
  
  而在這一年的時間里,我對許言言的了解可謂突飛猛進。
  
  許言言愛看書,愛看我不喜歡的、節奏慢的老電影,即便哭起來也漂亮得不得了,最迷戀的明星是林俊杰……
  
  我經常在晚上去許言言爸媽常打牌的茶館,等上很久后偶爾會碰到獨自出來的許言言,我就在她面前緊急剎車,說:“許言言,你怎么在這兒?好巧。”
  
  文理分科前,我決定跟許言言表白,于是寫了一封情書。有一天打完籃球回來,看到林依人以一種很怪異的姿勢坐著。從書包的縫隙可以看到一個粉紅色的包裝袋,我突然明白了,她這么坐可能是因為正處于生理期。
  
  我把校服拉鏈一拉,籃球往桌子底下一放,就從后門走出了教室。
  
  下午的教室沒有開燈,林依人的背影看著依舊是一種很別扭的姿勢,我看著她的背影,又折了回去,把校服扔給她:“我家停水了,幫我洗洗吧。”
  
  幾天后,林依人遞給我一個紙袋,里面是我的校服,疊得整整齊齊。
  
  林依人滿臉歉意地拿出一個皺巴巴的紙團,說:“這個我洗完才發現,對不起啊。”
  
  通過背面被水浸濕的印記,隱隱約約看見幾個字,我頓時明白了這是當時被我寫廢的情書。我說:“既然覺得抱歉,那就重新給我寫一份唄。”
  
  我正在研究試卷上紅叉的時候,林依人推過來一個信封,上面有淡綠色的花紋。
  
  我大喜,拆開一看,這感天動地的文采加上我這帥得“慘絕人寰”的長相,許言言還不得被我融化?晚上我躲在被子里,借著手機的光,看著那封情書,一個字一個字地編輯好,然后發送給了許言言。
  
  沒有回應。
  
  終于分班了,許言言選了文科,去了別的班,我和林依人選了理科,還是同桌。
  
  她依然溫柔沉默,不厭其煩地給我講同一道題。
  
  難得碰到停電的晚上,全班點起蠟燭自習,我趴在桌子上,林依人專心地給我講現在完成時和過去完成時的區別。
  
  她依舊是那個很土很土的女生,一年過去了,好像稍微瘦了一點,又好像沒瘦,看不大出來,但是我頭一次在燭光下看著她,她的整張臉都映在橘黃色的燭光里,格外溫柔,我第一次覺得原來林依人也是很好看的。
  
  高考結束后的散伙飯上,林依人微笑著看大家開著玩笑、抱頭痛哭,她坐在角落,沒有喝一杯酒,也沒有抱任何一個人。
  
  最后林依人扶我上車,準確地跟司機說了我家的小區名。到了樓下,我坐在椅子上,林依人在我旁邊,不知道該來扶我還是站著。
  
  我說:“林依人,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她說:“嗯。”
  
  我問:“你為什么從來沒去上過廁所?”
  
  她有點害羞,笑了笑然后說:“因為我太胖了,別人出去一趟你都不需要挪椅子,我出去的話,你不光要挪椅子,還要站起來給我讓出位置我才能出得去,所以我不去。”
  
  我和林依人去了不同的城市。大學畢業以后,我去了一座更大的城市發展。同學聚會,我搜尋了一圈,沒看到林依人。
  
  林依人沒來。
  
  她很少用社交網站,不傳照片,不寫心得,也沒有微博?墒俏抑浪呀浭萘撕枚,變成了真正的依人。
  
  我不停詢問:“林依人真的不來了嗎?”大家調侃:“看你因為林依人沒來而失望的那副模樣,果真年輕時候的戀情才是最珍貴的。”
  
  我從沒喜歡過林依人,但在我的青春里,到處都是林依人。
  
  晚上回家以后,我翻箱倒柜找出了當初林依人替我寫的那封情書,那可真是世界上最美的情書。
  
  作者:楊美味來源:《品讀》2020年第7期摘自:《微型小說選刊》2019年第12期責編:張初 | 校對:孫好(實習生)
澳洲10是哪个国家的